• 敬海律师事务所 > 敬海刊物 > 敬海文案
  • 上海申福化工有限公司诉哈池曼海运公司、日本德宝海运株式会社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损赔偿纠纷案

  • 日期:2017-8-25
  • “一带一路”涉外海事海商案例选评
    上海申福化工有限公司诉哈池曼海运公司、日本德宝海运株式会社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损赔偿纠纷案

    文:陈向勇 高级合伙人

    【案例索引】
    一审判决:青岛海事法院(2009)青海法海商初字第277号;
    二审判决: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9)鲁民四终字第131号;
    再审判决: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提字第6号

    【案情概要】
    原告申福公司诉称,德宝公司就涉案苯酚货物签发了清洁指示提单,货物运抵青岛港后经检验发现货损,故诉请德宝公司和哈池曼公司分别作为承运人和实际承运人对货物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经三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申福公司就购买1,001.35吨苯酚货物与住友公司订立了买卖合同,约定CFR青岛,苯酚色度最高不超过10哈森并向卖方支付了货款人民币10,569,474.59元。该批苯酚货物由“金色蒂凡尼”号(M/V GOLDEN TIFFANY)承运,哈池曼公司系该船所有人,德宝公司签发了清洁指示提单。申福公司经提单所在托运人住友德国公司背书受让了该提单,并据此在青岛港提取了货物。

    经检验,在装港货物品质符合买卖合同要求,而在运抵青岛港卸至岸罐混装后检验色度超标。苯酚市场价格在买卖合同订立至卸货期间经历了急剧下跌的过程,申福公司遂仅能以较低价格转卖。

    【审判结论】
    青岛海事法院根据双方主张的苯酚色度恢复的工业方法,采纳了理论上的修复费用作为涉案货物损失数额。一审判决后,各方均提起上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以涉案货物进口价格与货物实际处置出卖价格的差额计算货损赔偿额。

    哈池曼公司不服二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海商法》第五十五条:“货物损坏的赔偿额,按照货物受损前后实际价值的差额或者货物的修复费用计算”,规定了两种货物损失赔偿责任计算的方法,即贬值法与修复费用法。本案中,涉案货物并未进行所谓修复程序,二审法院未按修复费用法计算损失数额并无不当,但在适用贬值法计算时应当排除货物市场价值损失。最高人民法院最后采用涉案货物贬损率与货物装船时的CIF价格的乘积计算货物损失,以敝除货物市场价值变化的影响。具体计算程式简化如下:
    贬损率 =  (目的港货物完好市场价值 -  受损货物销售价值) / 目的港货物完好市场价值
    货物损失 = 贬损率*货物装船时CIF价值

    【案件评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五十五条规定:“……货物损坏的赔偿额,按照货物受损前后实际价值的差额或者货物的修复费用计算。货物的实际价值,按照货物装船时的价值加保险费加运费计算。……”该条提供的两种货物损失计算方法,即贬值法与修复费用法,在司法裁判中应当如何选择适用曾一度无具体规则可予参考。最高人民法院王淑梅大法官认为“实际个案中具体应该选择哪种计算方法,则需要根据具体案情来判断,选择最能反映当事人实际损失的计算方法”。而从本案的裁判结果来看,涉案货物最终是以转卖他人而非修复后重新投产的方式处置,申福公司并未发生修复涉案货物的实际损失,贬值法此时更能准确反映申福公司遭受的经济损失。

    在适用贬值法的具体计算上,最高院进一步明确《海商法》第五十五条所述“货物受损前后实际价值的差额”应理解为因货物遭受损坏而直直接导致的价值贬损,不包括市场价值跌落导致的行市损失。而如果仅仅按照该条规定文义表面所述的差额计算方法,如二审判决般将涉案货物进口价与销售时价格直接做减法计算,其结果必然受到货物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而无法真实表征货物价值因其品质损坏而产生的实际价值的贬损。

    国际海上运输往往耗时较长,所载货物的市场价值在此期间发生变化实属常态。在货物因品质损坏而发生贬值与其市场价值跌落并存的情况下,再审判决强调应当依据合同违约赔偿之因果关系及合理预见原则,合理区分损失性质及其与承运方责任的关联性。最高院在本案中通过货物在目的港受损前后价格计取的贬损率的方式排除了市场价值损失,为正确处理此类案件提供了有益参考。

  • 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 分享到开心网 Twiiter FaceBook
  • 出版物连接
@2002-2018 WANG JING & CO.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070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