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敬海律师事务所 > 敬海刊物 > 敬海文案
  • 司法实践中承运人行使留置权的合理范围

  • 日期:2017-8-25
  • 司法实践中承运人行使留置权的合理范围

    文:赵淑洲(高级合伙人),关林(律师)

    【基本案情】
    2014年4月11日,个体工商户陈某与君渝公司签订《水路货物运输合同》,合同上有君渝公司、君渝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某及作为实际承运人的运昌公司的签字/盖章。合同约定,陈某作为托运人将一批大理石交由君渝公司用“运昌8”号轮从武汉阳逻港运至重庆九渡口码头,本航次装卸时间为装4天卸4天,两港时间合并使用。如陈某延装延卸,按船舶装载吨位每天1元/吨付对方滞期费。付款方式为,陈某于合同签订后付君渝公司定金2万元,之后君渝公司按约定将船舶驶抵始发港装货,陈某在装货完毕后支付船运费的60%给君渝公司,全部余款于货物安全抵达目的地并卸完货交清件数后4天内结清。

    合同签订后,陈某向君渝公司支付了定金2万元。2014年4月18日,君渝公司指派运昌公司所属“运昌8”号轮至武汉装货,同年4月27日,装货完毕,“运昌8”号轮载货起运。5月6日,“运昌8”号轮抵达重庆港口。之后,陈某与君渝公司就运费、滞期费问题进行协商。5月15日,陈某支付了3万元运费。5月17日,“运昌8”号轮抵达码头开始卸货。卸了部分货物后,“运昌8”号轮留置余下货物堆存于其他公司码头。

    陈某据此将三个合同签署人作为被告向武汉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立即在重庆九渡口码头向陈某交付其承运并差欠货物,如三被告不能交付货物,则应连带赔偿货物损失。君渝公司提起反诉请求判令陈某向君渝公司支付剩余运费、滞期费、船舶开支及油费、货港费、利息及运费滞纳金。

    【裁判结果】
    武汉海事法院审理认为,君渝公司享有货物留置权。陈某尚欠运费未予支付,违反了合同关于运费支付的约定。“运昌8”号轮2014年5月6日抵达目的港,同年5月22日停止卸货,卸货滞期13天。陈某作为托运方,按照合同约定,应当承担支付滞期费的责任。留置权的行使和实现,可能涉及到转运费用、装卸费用、堆存费用、评估和拍卖费用等留置货物时无法预估的不确定支出,因此留置财产的价值可以适当超出债务的金额,但不宜超过债权合理范围。虽然君渝公司对其承运的相应货物享有留置权,但是对超出合理范围进行留置的货物应当继续完成交付义务或赔偿该部分货物损失。如果君渝公司在法院指定的期限内向陈某交付了剩余货物或赔偿了相应价值的货物损失,则相当于完成了全部卸货的义务,陈某应当在收货或取得赔偿款之日4日内向君渝公司支付运费。徐某系君渝公司法定代表人,君渝公司在合同上盖章,徐某个人不是本案水路货物运输合同的相对人。运昌公司虽系涉案运输的实际承运人,但与陈某不存在合同关系,不应承担向陈某交付货物或赔偿货物损失的合同责任。陈某不是涉案货物的货主,也不能依据侵权关系向运昌公司主张侵权责任。

    2015年5月21日,法院一审判令君渝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重庆九渡口码头向本诉原告陈某交付价值1,666,438.85元的货物(含超出合理范围留置的货物和货差部分的货物); 如果君渝物流有限公司未能履行前款交付义务,则应当于交付期限届满的次日一次性赔偿陈某的货物损失1,666,438.85元;如果君渝公司履行了上述义务,陈某应当于收货或取得赔偿金之日起4日内向君渝公司支付剩余运费。

    后陈某据此上诉,但上诉后因未按规定缴纳上诉费被二审法院按撤诉处理。

    【典型意义】
    就内河承运人对托运人付运但是不享有所有权的货物是否具有留置权,我国现行法律中存在相互矛盾的规定。根据我国《物权法》第230条,“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留置已经合法占有的债务人的动产,并有权就该动产优先受偿。”由该条规定可知,承运人就托运人拖欠的费用留置其付运的货物时,托运人应对前述货物享有所有权。但是,根据我国《合同法》第315条,“托运人或者收货人不支付运费、保管费以及其他运输费用的,承运人对相应的运输货物享有留置权,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由该条规定可知,就托运人拖欠的费用,承运人对其运输的货物享有留置权,此种留置权不以托运人对被留置的货物享有所有权为前提。

    综上,就承运人能否留置不属于托运人的货物,我国现行法律规定对此问题并不十分明确。

    本案的审理和判决明确了即使托运人对付运的货物不享有所有权,承运人仍然能够以托运人拖欠运费和滞期费为由行使货物留置权,只要留置的货物价值不超过债权合理范围。

    虽然本案为内河运输,不适用《海商法》,但是前述关于留置权的问题在《海商法》下同样存在。一方面,《合同法》同样适用于我国的海上运输合同;而另一方面,我国《海商法》第87条规定,“应当向承运人支付的运费、共同海损分摊、滞期费和承运人为货物垫付的必要费用以及应当向承运人支付的其他费用没有付清,又没有提供适当担保的,承运人可以在合理的限度内留置其货物。”该条规定就前述留置权问题与《物权法》的立场相同。本案中法院对此问题的态度以及确定的留置权行使范围标准具有较高的实践价值和指导意义。

  • 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 分享到开心网 Twiiter FaceBook
  • 出版物连接
@2002-2018 WANG JING & CO.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070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