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敬海律师事务所 > 敬海刊物 > 敬海文案
  • 中国某公司诉新加坡某公司信用证诈骗纠纷案

  • 日期:2017-8-25
  • 文:王伟圣(资深律师),曾阿仙(律师助理)

    【基本案情】
    中国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公司”)从新加坡某公司(以下简称:“新加坡公司”)处进口油品,贸易术语为CIF南沙,买卖合同约定争议解决方式为在新加坡国际仲裁庭仲裁,适用英国法。付款方式为信用证付款。货物进口时因涉嫌走私被南沙海关扣押。2016年8月南沙海关发还被扣押货物,但仍扣押等同于货物应补缴关税的款项。中国公司以信用证欺诈为由向浙江某法院诉请终止支付信用证余额。法院在新加坡公司缺席的情况下裁定,暂时中止支付所有信用证项下的款项。我所受新加坡公司委托参加诉讼。目前案件仍在审理中。

    【争议焦点】
    1.仲裁裁决与法院判决的效力
    中国公司与新加坡公司在合同中约定争议应提交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进行仲裁。中国公司在浙江某法院专门针对信用证提起信用证欺诈之诉,之后双方又分别提起仲裁。中国已加入1958年《纽约公约》,负有按照该公约承认和执行仲裁裁决的义务,当事人也有权向中国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符合条件的仲裁裁决。本案涉及(1)法院判决的既判力问题;(2)诉讼与仲裁间的平行程序问题。

    关于即判力,《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没有明确规定当一项仲裁裁决与法院地之前的判决不一致时,裁决是否应该被撤销或者被拒绝执行。《纽约公约》也没有提到当外国仲裁裁决与法院判决不一致时,法院是否应该拒绝裁决的承认与执行。本案中,如果出现新加坡仲裁裁决与中国法院判决不一致的情形,仲裁裁决可能会由于违背公共秩序而无法在中国法院得到承认与执行。(见永宁案)

    关于诉讼与仲裁间的平行程序,我国已有调整国内仲裁平行程序的规定,在处理跨境的相关问题方面还存在法律和司法实践上的空白。平行程序最大潜在风险是不同的争端解决机构对相同的事实和法律问题做出不同解释和裁判,使得判决或裁决不可预测、不稳定,从而影响其公信力。在国际上,瑞士作为世界上最支持仲裁的国家之一,其司法实践具有较强代表性。根据《联邦国际私法典》第186条第1款,“仲裁庭应就其自身管辖权作出决定,其决定自身管辖权,不受在一个法院或在另一个仲裁庭已经进行的基于相同当事人之间相同争议的诉讼的影响,除非值得重视的理由要求终止程序。”由此,未决诉讼规则不适用于仲裁领域。英国曾经利用禁诉令来执行仲裁协议,但是欧盟法院West Tanker案预示了禁诉令在欧盟范围内的终结。中国在法院和仲裁机构如何处理外国仲裁机构和法院的平行程序方面,规定和实践都极为缺乏,依据《纽约公约》第2条第3款及其执行裁决的机制是我国处理相关问题的重要依据。

    2.信用证欺诈
    中国公司认为,信用证项下单证与实际情况不符,属于中国法律规定的提供虚假记载的单据,构成信用证欺诈。中国公司提交补充证据证明新加坡公司的船舶没有在注明的装运港停留,以此证明信用证项下单据记载不实,认为构成信用证欺诈。我所代理律师认为,信用证具有独立性,单证审查的标准应该适用“单证表面相符”原则,只要符合付款要件,付款行就应该进行偿付;并没有真实和准确证据说明关于装货港的记载是错误的;即使有单证记载不符,也无证据显示新加坡公司具有欺诈的故意和行为,并非所有的单证记载不符都可以被认为是欺诈;本案中国公司已经提取并转卖了全部货物,说明货物本身是符合合同约定的。

    【案例启示】
    单据记载不符在实际中常有发生,并非所有的单据不符都可以被认为欺诈,应区分单据不符与单据造假的区别。单据不符是指单据的货物描述与信用证规定不符, 或者单据之间内容矛盾。货物描述涉及发票、箱单、提单、原产地证、检验证等等。单据造假是指受益人在没有真实交易的情况下,恶意伪造单据以骗取信用证项下款项的行为。二者的根本区别在于当事人是否具有主观的恶意以及交易是否真实存在。

    CIF贸易术语风险自越过船舷转移,买方负责目的港进口收货手续。本案货物在入关环节出现问题,货物被扣以致中国公司被扣缴款项,属于买卖合同纠纷,应直接适用合同中有效的仲裁条款。

    【国内外法律对比】
    最高院的司法解释第六条只要求单证表面相符,并未要求信用证审查中单证实质相符,但是第八条又规定单据记载不实构成信用证欺诈。这些条文相互统一、从整体上明确了我国关于信用证欺诈的法规。但是,实践中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单据上的记载不实并非实质性的,单证下的货物无论数量、品质等均无争议,也最终被货方接受。对此,如果简单适用上述规则,会造成货物已经被货方拿到,但货款却被以信用证欺诈为由无法支付的不合理情形。我国应完善信用证有关立法,增加信用证交易的法律适用规则。在国外,更多的是通过判例来指导审判过程。

    -信用证的独立性原则
    英国1921年的Urguhart Lindsay&Co.V.Easter Bank Ltd.案和美国1925年的 MauriceO'Meara Co.V.National Park Bank of New York案中,法院都判决认为,开证行不得以其同客户间的契约关系为由,拒绝履行兑付义务,开证行必须仅凭单据付款,无权也无义务去查证单据对货物的描述实际上是否正确,信用证机制下,对开证行而言,货物的实际交付与否并不重要。信用证交易是纯粹的单据交易,完全独立于货物买卖关系。

    -欺诈例外原则
    美国《统一商法典》接纳了Sitejn v. J.Henry Schroder Banking Corp.案所开创的欺诈例外原则,开创了以成文法形式规定针对信用证欺诈的法律规则的先河。英国一直以信用证的独立无因性原则为由对信用证的欺诈不给予禁令救济。直到1977年英国才通过判例说:欺诈是不可忍受的,根据罗马法的一句古老格言:欺诈使一切撤销,法院判决对信用证的欺诈应给予马利华禁令救济。加拿大1987年才做出对信用证欺诈的救济。大陆法国家也给予相似的禁令救济,尽管给予救济的理由不同。德国联邦最高法院关于欺诈抗辩是第一性履约保函的有效抗辩的判例第一次出现在1984年,其理由是受益人对基础合同项下权利的滥用,法典上的依据是德国民法典第242条的诚实信用原则。而法国一直坚持信用证的独立性,但是当信用证下受益人作了严重的欺诈或滥用基础合同项下权利时,法国法院也认为银行应该拒绝付款。

    参考文献: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信用证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5〕13号)第六条,第八条
    2.《瑞士联邦国际私法典》第186条第1款解读:
    http://kluwerarbitrationblog.com/2009/03/12/swiss-federal-tribunal-applies-article-186-1bis-of-the-swiss-private-international-law-act-in-a-case-involving-parallel-proceedings-before-two-arbitral-tribunals/
    3.《纽约公约》第2条第3款:当事人就诉讼事项订有本条所称之协定者,缔约国法院受理诉讼时应依当事人一造之请求,命当事人提交仲裁,但前述协定经法院认定无效、失效或不能实行者不在此限。
    4.未决诉讼规则:瑞士最高法院认为,仲裁与诉讼间平行程序可以与法院间的平行诉讼问题一样适用未决诉讼原则,并遵循先诉优先原则,任何冲突均应给于首先受理案件的法院或仲裁庭以优先权。(Fomento V. Colon案)
    5.永宁案:《中国法院不予承认及执行国际商会仲裁院第13464/MS/JB/JEM号裁决述评》,2008年济南中院首次以公共政策理由拒绝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说明外国仲裁庭无视我国法院判决的即判力作出的裁决,将因违背我国公共秩序而无法得到承认与执行。
    6.高薇:《论诉讼与仲裁关系中的既判力问题》
    7.高薇:《仲裁抑或诉讼?——国际商事仲裁平行程序及其解决机制》

  • 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 分享到开心网 Twiiter FaceBook
  • 出版物连接
@2002-2018 WANG JING & CO.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07041号